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
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

创新中心的建设布局如果过于集中,就会缺乏行业之间创新活力的竞争和市场驱动,容易形成行业垄断,非但不能发挥对行业应有的引领推动作用,反而会影响行业的发展。

关键核心技术要不来、买不来、讨不来,无论是沈阳机床的源代码还是亨通集团的光棒技术研发,无数事实反复告诫我们:创新的主动权、发展主动权必须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,企业才能在越来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赢得先机。

“创新是第一动力”。在重点行业领域逐步设立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,重点负责前沿技术、共性关键技术的研发供给、转移扩散和首次商业化,应当是推进实施创新驱动国家战略的有力支撑,也是构建和完善我国创新体系的重要举措。

制造业创新中心究竟怎样才能充分发挥最大效用?2017年以来,从上到下、各有关方面围绕其主要定位、组建方式、运行机制、商业模式等关键方面,正在大力开展探索实践之中。譬如,在组建方面,“公司+联盟”的方式被一致看好。即完全市场化的研发机构,这意味着要建立“独立法人”等形式的机构;在股权设置上,实行股权多元化,既防止一股独大,又能解决合力协作的问题。

面向重点行业建设多个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,这是全国人大代表、亨通集团董事局主席崔根良在全国两会上提出的新建议。亨通集团是光棒核心技术国际垄断的突破者,多年打拼在创新研发的第一线,对现实中存在的问题,有着较为深刻的认识与体会。崔根良认为,创新中心的建设布局如果过于集中,就会缺乏行业之间创新活力的竞争和市场驱动,容易形成行业垄断,非但不能发挥对行业应有的引领推动作用,反而会影响行业的发展,甚至丧失创新发展机遇。

有竞争才能有进步,创新也是如此。深圳的创新为啥那么充满活力?很重要的一条,就在于其创新的竞争性、开放性,形成了“科技—产业—科技”的闭环。这种闭环是创新生态形成的标志——早期的科研资金投入已逐渐通过成果转化产生财富,资本聚集后再回流到科研,开始新一轮更高水平的创新,形成了从研发活动到产生经济价值的“正反馈”。一个地区需要这样的创新生态,放大到一个国家同样也是如此。

“国家级的创新中心就是要集中力量干大事。中国制造面对的竞争对手是国际巨头,未来每个行业都要培育出更多能够代表中国,在国际上有绝对影响力的企业。”崔根良的话掷地有声。

既合作又竞争,在竞合关系中不断进步。越来越引人注目的G60科创走廊,应当也是一种有竞争的创新。相关的9个城市共同推动科技创新、制度创新、资源配置一体化,推动科创要素按市场配置要求自由流动一体化,推动长三角区域产业链、创新链、价值链布局一体化,最终将推动整个区域高质量发展一体化。(苏报融媒评论员 金根)

声明:所有来源为“苏州日报”、“姑苏晚报”、“城市商报”和“苏州新闻网”的内容信息,未经本网许可,不得转载!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等信息,内容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。
免费开放日走进动物园
“小满小满 麦粒渐满”
昆曲雅集
邮票巡展首站来苏
“小天鹅”展翅待飞
清凉出游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