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
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

最近,在全国两会上,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向大会提出修改《教师法》的议案,建议明确写清楚教师具有教育惩戒权。全国人大代表陈凤珍同样为教师惩戒权呼吁。苏报记者也随机进行了小调查,超8成家长支持,但只有3成家长赞成使用戒尺打手等身体接触。

没有规矩不成方圆。帮助孩子养成规矩意识并对规矩产生敬畏之心,这应该是学校和教师教书育人的一部分。不过现实尴尬的是,面对学生的不当行为,现在的教师不敢管也不愿管。这种教育中的缩手缩脚甚至是不管不问,某种意义上助长了学生对规矩的无视,长期缺乏批评式教育还让孩子的抗挫力大大降低,听不得批评,甚至会因几句批评就走极端。

孩子犹如一棵树苗,适度及时修剪利于成长。对于大多数家长而言,他们知道这个道理,而且从内心来说,他们也期望老师能够及时地帮助孩子朝正确的方向成长。不过,他们容易对惩戒产生误解,也会对惩戒到什么程度有所担忧。因此,真要把教育惩戒权还给老师,需要给教育惩戒权本身正名,也需要找到一个能达成共识的关于“适当”的界定。

人们反对教育惩戒,往往是把它跟体罚等同起来,这本身就是误读。事实上,真正的教育惩戒应该是不以损害学生身心健康为前提的,今天的教育中,我们采用的更多是鼓励教育或赏识教育,其实教育惩戒与这些并不相悖,同样作为教育的手段,把他们合理组合起来使用,可以弥补各自的不足,同时还能表达奖惩分明的价值导向,这对学生明是非、识对错有好处。

如果说,消除认识的模糊相对简单,那在操作中如何界定惩戒的边界确实有一定的难度。在调查中,几乎所有家长都希望老师在惩戒前和自己沟通,这说明家长对教育惩戒还是有所担心:有没有滥用?会不会过度?这种担心就是来自惩戒边界的不清晰。家长支持的是“适当”惩戒,然而怎样才是“适当”?这个需要科学研究、慎重决定,这就要考虑学生的身心健康、综合考虑家长的意见,还要考虑到教师在进行教育惩戒时情绪的影响等。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,需要有严格的界定。(苏报融媒评论员 杨仲)

声明:所有来源为“苏州日报”、“姑苏晚报”、“城市商报”和“苏州新闻网”的内容信息,未经本网许可,不得转载!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等信息,内容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。
免费开放日走进动物园
“小满小满 麦粒渐满”
昆曲雅集
邮票巡展首站来苏
“小天鹅”展翅待飞
清凉出游
博聚网